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拜访有着神奇美丽传说的白鹿原

白鹿原全景

白鹿原全景

 

  白鹿原,位于西安市蓝田县、长安区、霸桥区管辖之内。白鹿原地处长安城以东的制高区域,南接蓝关,北扼灞水,俯临长安,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从春秋时期的秦穆公开始,就在灞河上修筑军事要塞“灞城”。秦末农民起义时,刘邦进军关中,也首先占领异屯兵灞上,迫使秦王子婴不战而降,并在灞上召集关中父老宣布了著名的“约法三章”。而在唐代,由于白鹿原地处京郊,地势开阔,故当时的显贵死后多葬于此。近40年来,原上现出土了包括皇室亲王、公主及刺史等高级官吏的墓志铭百余方。

  “……一只雪白的神鹿,柔若无骨,欢欢蹦蹦,舞之蹈之,从南山飘逸而出,在开阔的原野上恣意嬉戏。所过之处,万木繁荣,禾苗茁壮,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疫麻廓清,毒虫减绝,万家乐康……”小说《白鹿原》这样描写那个神奇美丽的传说。长篇小说《白鹿原》,作者陈忠实。作品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细腻地反映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全书浓缩着深沉的民族历史内涵,有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和厚重的史诗风格。1993年6月出版后,其畅销和广受海内外读者赞赏欢迎的程度,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所罕见。1997年荣获中国长篇小说最高荣誉——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白鹿原雪景

白鹿原雪景

 

  于是决定去一趟白鹿原,想到就要去拜访有着这样的传说的地方,心里不免偷偷添了几分小孩子要过年般的激动。这次出去活动,集合了约有40人的队伍,在八、九点钟的太阳陪伴之下,驱车前往。第一站的目的地是空军工程学院的大门口,大家下车开始了步行。绕过校园,一座不高的山豁然呈现,有去过的同学说上面就是很平的塬,于是更想快点爬上去看看了。

  前一段是之字形的坡路,多砂土石子,并不陡,也不窄,甚至能挤过汽车。路旁,有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送来阵阵清香,也有很多小块的田地,有几块地头上,浅浅的黄花中,立着几处碑冢。也许是想让敬重的先人们,既保佑年年的好收成,又和子孙后代们一起欣喜地看到的好收成吧。路越走越高,暖暖的阳光穿过淡淡的雾霭,近前有齐腰高的好像茅草的植物,飘着棉扫帚样的白梢,让人更加感到温暖。抬头回望,视线飞掠过它们,可以看到越来越远的地方。层层叠叠的田地铺满了视野,隐约地透出麦苗儿充满活力的绿色,也有点“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感觉。


美丽白鹿原

美丽白鹿原

 

  可队伍蜿蜒前行,就越拉越长。渐渐地,前面分出了第一梯队,兴致高涨,居然还越走越快,而后面幸福的几对,陪着体力不甚好的,就稍微落了下来;在两批队伍之间,是我一个人在走。本来试图把两部分联系起来,却发现基本是徒劳。于是专心地体会沿路的一切。为了赶上前边,也为了后面的方便,每看到似乎殊途同归的小路,我都过去试一下。运气真好,最后证明都是捷径。小路虽窄,但路旁的一切显得更亲切。已经有些开始泛黄的野草,还有金黄淡紫的野菊花,耳边忽然想起那句歌词来:“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为什么呢,我想是要把完整的美丽与后来者分享吧。

白鹿原风光

白鹿原风光

 

  又走了一会,前面队伍里忽然停下了一小队,问之,答曰:“有柿子摘!”抬头一看,嗬,路边树上,好多柿子藏在暗绿的叶子中间,形色漂亮得很——可是,但是,这么漂亮的柿子,肯定不会是熟的……算了,不打扰他们兴致了,让小孩儿们爬树去吧,呵呵,只是希望别弄坏人家的树,嗯。继续走。绕过柿子树后第一个土坡,一个村子赫然出现在眼前。驻足远望,它是那么安详地卧在那里,风到这里仿佛也要停驻一般。太阳已经开始有些刺眼了,就在对面,从更多的柿子树中间照过来。最近最大的一棵,上面除了同样挂满了柿子之外,还有一个直径尺余的大蜂窝,虎视耽耽。唉,幸亏他们去的那棵没有这个,否则……一身冷汗。走进村口,第一家正在盖新房,忙得热火朝天的,后院是老房子,门楣上一块好像是匾,刚劲沉稳的字体写着“家和万事兴”。檐下挂着老玉米和红辣椒,那鲜亮的颜色把整个小院都映得很温暖。再往前走,一条落满枯叶的小路引我向前,路边树上的柿子已经低得伸手可及。

  很快看到旁边一家的大门,高高的门槛,黑黑的木门板,上面还贴着秦叔宝尉迟恭两位门神,耀武扬威,好不风光。投过门脚下与门槛间的缝隙,还看到一只公鸡在偷偷往外面看呢。再拐过一个弯,一个小场院上,几个老乡在劳作,顺便还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看我经过,还议论纷纷,可惜我不懂方言,只听懂一句对我的称呼:“学生娃”。从他们善意、关切的眼神来看,大概是以为我是掉队的吧。想到这里,就自然地还给他们一个微笑,然后继续前行。迎面有人推来一辆独轮车,看来年代久远,但是仍可以看出是巧匠所为,颇为精致,却简单到每处都不可或缺。那车轴发出吱吱的声音,走过好远,心里仿佛仍有回声。马上就要走出村子了,在村口的一家,看到一银发老妪独坐院中,晒着这仿佛能缓缓穿透人身体的暖阳。一只猫敏捷地跳进屋子,甚至来不及看清长什么样;而院里居然同时还有一只大狗,看到我经过,汪汪吠着向我接近。我不怕狗,站下来等它。这时,老妪一声轻唤,大狗乖乖地摇着尾巴跑了回去。我本想跟他们挥手道别,又怕再惹那狗的麻烦,只好作罢。绕过房子,看到后院居然有一丛青翠的竹子,旁边还盛开着几朵浅粉红色的花儿,应该很常见,可惜我对花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在学校里也看过,大概是月季吧。


白鹿原雪景

白鹿原雪景

 

  出了村口,太阳好像更暖了些。几根蛛丝随着几乎没有的微风飘在空中,居然能清晰地看见。我低头避过,心想若是后面有人看见,肯定诧异得很:没有啥东西啊,为啥要躲呢?呵呵,继续走,居然远远地看见了前面一批人,看来他们是绕远了,这更让我加强了抄近路的想法。恰好眼前又分出条小路来,直走下去,确实近了很多,但还是有些绕远……嘿嘿,索性不拘泥于“路”的概念了,直接顺着去大路的方向,在野地里爬坡。有了那么点爬山的感觉。但是为了给后面的人引路,我还是没能赶上前面一队。但是,发现我们已经基本爬上山“顶”了,果然是很开阔的一片平地,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白鹿原吧。举目四望,但见满眼的庄稼,尤其是肥绿的麦苗,绵延直到远方的村镇,甚至更远的地平线。孤鹰浮在远处的空中,它能看见那头神鹿么?我是不行的,只看到一人牵一白羊,沿垄走来,背景里没有一丝所谓现代文明的痕迹,显得那样纯净。

白鹿原

白鹿原

 

  又走了一会,看过了路边深紫色的棉桃,挨过了酸枣尖尖的芒刺,也吹过了蒲公英轻盈的种子,终于,在马上就到正午的时候,我们停在了塬上一个土丘的上面。土丘有点呈方形,侧面还有低矮的灌木,而顶上都是矮草,真是个好地方。迫不及待地爬上去,发现先到的同学已经开始休息了。有人提出拿出准备好的风筝放,我心念一动,开始帮他们解那乱作一团的线。时间如耳边的风一样流过,可当所有同学都到达的时候,我还是没有解开那纠缠的结。唉,或许有些结就是解不开的吧。好吧,听同学的,不再去结了,由他们或扯断或忽略去吧。

  虽然大家在那里放风筝、下象棋跳棋、打扑克、踢毽球,试着烤红薯;我自己还玩玩口琴,对着无人的西边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等等……但其实这次来白鹿原,最后停留这个地方,真的没什么,享受的是到达目的之前的过程。当我们最后离开的时候,经过塬上另一个村子的路口,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坐在路边,不顾身边人的劝慰,在很大声地哭诉。能听懂些方言的同学告诉我大概是因为子女不肖吧,唉。这哭声,直接把我从传说和幻想的云端击落了下来,——既然是人间,就要有人间的欢愉喜乐,当然也要有这些悲伤愁苦。我们带走了些好的东西,比如难忘的经历,那么也姑且留下些东西:祝福天下所有的好人,少一点这些悲伤愁苦吧。

推荐阅读
关键词:白鹿原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