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旅游天津津门故事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

2012年03月03日

 

  滨江道近10年未做大修,今年9月,整修工程终于开始施工。尽管滨江道仍旧保持了热闹繁华,但细心的人仍会发现每次来滨江道都会有一些不一样。

  这次滨江道的改造有很多好创意,滨江道河北路至河南路一段临街店铺被恢复成上世纪初的原貌,门前铺设了木质地板,看上去像一条精品走廊。牌匾、刀匾尺度被限制在3m以内,以不挡西开教堂为准,并分步骤撤销风貌建筑上广告牌。整条滨江道的街面在每个欧式古典街灯杆下,配置了两个样式各异的大型花坛。路面被整修一新,不同区域的夜景灯光被按照不同风格进行了设计。而在不久后,陕西路与滨江道交口的原滨江中学将原地兴建休闲绿地,南京路与滨江道交口将新修一块街碑,成为商业街的新标识。

  整条滨江道的内在气质也在提升,硬件设施、管理水平、业态结构等多方面都将重新调整,金街将被改造成聚集国内外著名品牌、体现现代文明、彰显传统文化又富有时尚魅力的国际大都市知名商业街区。从上世纪初这里成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开始,时尚轮回100年,这次又是一个新的起点。

  百年商业传奇里的城市印记

  性格滨江道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墙根网]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

  每个天津人心中

  都有一条滨江道

  在城市学名著《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简·雅各布斯写道:“当我们想到一个城市时,首先出现在脑海里的就是街道。街道有生气城市也就有生气,街道沉闷城市也就沉闷。”如果在天津寻找这样一条“首先出现在脑海”的街道,滨江道会是大多数市民的第一选择。

  每个天津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滨江道标准,爱之深责之切。有网友曾经撰写《滨江道十批判书》在各个论坛流传。滨江道的时尚已渐渐沦丧为伪时尚,各种品牌专卖店装潢同质化,既无法摸触到世界时尚的灵魂,又在慢慢丧失自己的特点;滨江道上服装外铺经营者的哲学就是连锁、就是变现,其余都是假的;由于外铺的档次偏低,华伦天奴、BOSS等等假名牌随处可见,使整条街的水平下降……对于滨江道,每个天津人都想要给它挑挑毛病,但缘由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这条街能一天比一天好。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切都在努力地改变、调整之中。国际商场重新布局,久光百货有望入驻原来的伊都锦商厦。在滨江道的另一端,以集纳世界顶级奢华品牌的北京“金融街”将在津门津塔建设2万平方米的精品商业,恒隆广场将成为金街上最重要的shopping mall。官方的说法是:“金街从以往的‘商品提供商’转变为‘休闲消费服务提供商’。采用‘为消费者提供优质丰富的休闲服务’的新理念来改造、提升、整合金街的全部商业资源。”金街也将从过去以游客为主的商业定位,转型为天津第一时尚商街。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墙根网]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

  滨江道个体经济发迹史

  这次滨江道升级改造前,8月23日上午,市风貌办召开滨江道商业街改造提升中保护历史风貌建筑审议会,规划和建筑专家们审议了特殊保护级别的劝业场、惠中饭店、交通旅馆、浙江兴业银行四大建筑的外立面改造方案,提出了建筑“修旧如故”与促进现代商业发展的改造与保护意见。

  从城市建筑保护角度来看,滨江道与和平路交口的浙江兴业银行、劝业场、交通旅馆、惠中饭店被称为“四大金刚”。这一区域,也是100多年来天津商业最重要的核心区。

  传说中,当年高星桥想开办一座与洋人抗衡的大商场,却不知应该选在什么地方。于是他派人分别站在天津闹市区的不同路口,每看见走过一个人,就在自己的口袋里放入一颗黄豆。晚上,各个路口的人回来将黄豆倒出来一数,发现和平路与滨江道十字路口的人流量最多。于是,高星桥决定以重金购置地产,在这里开设了劝业场。

  劝业场代表了滨江道的灵魂。“你只要一到那一带去买东西,都统称为劝业场,这就是劝业场的文化性。”著名作家蒋子龙认为,“劝业场提升了天津的商业品格,如果没有劝业场,天津人好长时间不知道什么是繁华,不知道什么是大商业。”相传百年的这种特质不仅造就了第一街,也造就了这个城市的性格。

  今年79岁的朱延丰看上去仍精神矍铄。2003年从滨江道市场退出,歇了两年之后,他又和朋友合伙干起了燃气生意。作为一名典型的从80年代一路走来的滨江道创业者,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无法停住脚步。

  1984年夏天,原本在黄家花园摆地摊儿的朱延丰,晚上回家时发现滨江道上出现了夜市。他迅速判断出这条街是做生意的好地方,第二天便把地摊儿摆到了这里。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朱延丰能卖出十多条裤子,一个月的收入是上班的几倍。现在回顾滨江道的个体经济发展史,1984年绝对是一个需要备忘的年份。夏天过后,和平区工商局又采取了新的措施,将陕西路到南京路一段的滨江道改为正式的服装市场。300多个和朱延丰一样的个体户成为滨江道市场的第一代淘金者,原本幽静的滨江道一下子热闹起来。 “下海”是1984年的流行语,整个社会的观念也在悄然改变。这一年9月,纺织工业部女部长吴文英因公出差时身穿金黄色紧身花上衣和线条流畅的裙子,竟然成为热点新闻。这也许是个信号,人们开始大大方方地赶时髦了。

  到1985年,随着滨江道服装市场的火爆,滨江道的服装摊位扩大到500多个。“因为周边有几家临街的商场门脸,所以一开始新华路到山东路一段的滨江道白天仍没有摊位;而陕西路口的和平分局占了一面墙,前面也没有摊位。”朱延丰这样回忆道。管理部门又将河北路至河南路一段划定为食品区域。天津第一家羊肉串就在现在滨江道与河北路交口,传说最初的一周里人满为患,多次将摊位挤塌。半条滨江道密密麻麻地连了起来。

  最初滨江道上卖的都是天津市或产自周边地区的服装,但没过多久就不能满足需求了,于是滨江道个体户开始奔赴上海、广州、福建石狮进货。“那时候去广州要差不多两天两夜啊,卧铺60多块钱,去上海的火车硬座21块钱。”牛仔裤、牛仔上衣、毛麻西服、马海毛,个体户将时尚带回这个城市,转眼间便成为街头的风向标。

  天津作家哥们儿的小说《黑马甲》详细描摹了第一代滨江道个体户的创业经历。“……那里的个体户,都要在工商所造册登记,管理相对正规。十几年后,这个城市里腰缠百万千万的个体户几乎都是从那里起家的。”这条街造就了第一批骑摩托车、用大哥大的款爷。

  粤唯鲜集团总裁张连志也在日后回忆当年自己在滨江道练摊儿卖布的场景。“那时人们还是习惯买布自己做衣服,尤其是快过年的时候。只要装布匹的包一打开,人就根本闲不住,有时一上午就能卖1000多块钱。”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墙根网]

天津滨江道 百年城市印记

  滨江道的性格 就是这个城市的性格

  天津滨江道、北京动物园、上海华亭路、武汉汉正街、沈阳五爱街……个体服装市场成为城市中最具人气的区域,人们也开始对个体户投入羡慕的眼神。朱延丰说:“我们去广东、福建、上海进货,那边的批发商也都知道了天津的滨江道。”

  1986年5月国际商场开业,服装市场的个体户摊位将劝业场商圈第一次延伸到南京路。已经淘到第一桶金的个体户,开始采取与周边居民置换房屋再加钱的方式,将滨江道两侧的民房收购后改为门脸,一部分自营,一部分出租。民房里多了一些卖文具、饰品、化妆品、录音带的小店,离得老远就能听见小店里传来《大冲击大流行》的节奏,让路过的人都有一种想要消费的冲动。

  1992年11月12日,和平区房管局与和平区工商局、个体劳协投资建设和平区个体商厦——滨江商厦一期开业,一时间门庭若市。两年后,天津麦当劳第一家餐厅在滨江道开业,随之而来的一些品牌专卖店开始进入滨江道街边的店铺,逐渐成为滨江道的主流。

  曾任和平区工商局滨江道管理所所长的李志远回忆说:“1999年4月,个体户们退路进厅,被集中到滨江道南京路口两侧面对面的甲区、乙区两大区域。”传统的滨江道服装市场逐渐消失,此时的个体户虽然仍属于先富裕起来的阶层,但因为中国社会的全面发展,他们也不再像之前那样优势明显。而对于滨江道,这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推荐阅读
关键词:滨江道

游天下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旅途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