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一代枭雄高欢

2013年10月16日

 另起炉灶
  尔朱兆是尔朱荣的侄子,骁勇凶猛,骄捷过人,善骑射,曾手博猛兽。庄帝还宫,封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邑300户,出为汾州刺史,又增邑1000户,不久,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增邑500户。永安三年(530年),孝庄帝设计杀了尔朱荣及其子尔朱菩提、尔朱天穆。尔朱兆接报,自汾州率轻骑占领晋阳。同时,传令晋州,命高欢共同起事。
  高欢接到尔朱兆的命令,对长史孙腾说,尔朱兆出兵伐君,罪大恶极。今派使召我,我如不去,必招怨恨,你可面见尔朱兆,转达我意,说山蜀大乱未平,我率军攻伐,不得脱身,待蜀乱弥平,即整军待命,与将军隔河作犄角之势,你如此说,看他做何反应。孙腾至并州大谷面见尔朱兆,转达高欢之意,尔朱兆十分不悦,对孙腾说,你还报高兄,弟有吉梦,今日之行,必有大获。孙腾说,大王有何吉梦?尔朱兆说,近日梦先父登上土堆,只见周围皆为耕地,只有马兰草杂生其间,先父问左右为何不拔掉马兰草,左右说草茂根深坚不可拔。先父令我拔草,我手到草除。由此可见,此去必有大利。孙腾回报高欢,高欢说,尔朱兆如此猖狂,举兵犯上作乱,我不与同谋,必心生猜忌,我纵然落得背主骂名,也决不听命于这篡逆之贼,逆贼率军南下,天子必然隔河列兵,逆贼进不得渡河,退不得北还,我乘山势,居高临下,出其不意,给其致命一击,贼众可一举而擒。高欢正要发兵,都督尉景来报,尔朱兆攻克京师,纵兵抢掠,污辱嫔妃,将庄帝幽禁于永宁佛寺。高欢十分震惊,对孙腾说,你速往京师,面见逆贼,转达我祝贺之意,伺机查访天子今在何处。如逆贼劫持天子出京,你可随其军府,获取逆贼行程路线,速报我知,我当率军于路迎接天子,倡大义于天下。孙腾昼夜疾驰南下,路遇尔朱兆胁迫庄帝前往晋阳。高欢率军东行,听到庄帝已渡过黄河,于是转而向西进军。尔朱兆将庄帝押往晋阳,高欢给尔朱兆写信,要他放了庄帝,不要留下弑帝谋逆的骂名。尔朱兆大怒,在晋阳三级寺杀死庄帝,立长广王元晔为皇帝,史称东海王。尔朱兆封大将军、进爵为王。为拢络高欢,尔朱兆奏封高欢为平阳郡公。
  孝庄帝遇害前,曾密令河西纥豆陵步蕃袭击秀容,讨伐尔朱兆。步蕃兵势强盛,直逼晋阳。尔朱兆虽骁勇剽悍,但不善用兵,屡为步蕃所败,情急之下,请高欢统领3州6镇大军抵御步蕃,自己引兵南下,避让步蕃之锐。步蕃大军抵达乐平郡,高欢、尔朱兆合击乐平,在秀容石鼓山斩步蕃,河西军溃退。尔朱兆感谢高欢不计前嫌倾力救援,高兴地率数十骑到高欢大营,与高欢彻夜痛饮,结为兄弟。
  葛荣领导的河北农民起义失败后,尔朱荣把6镇20万降户迁往并州、肆州一带,由于受到当地契胡军人的欺凌,他们无法生活,经常起来反抗,成为尔朱兆最感头痛的事。一天,尔朱兆将高欢叫到自己屋里,听取高欢的意见。高欢说,6镇举事的残余,不能全部杀掉,应选择您最亲信的人去统帅他们。如果有犯法的,就直接加罪他们的统帅,这样,犯罪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尔朱兆说,你这个办法不错,但派谁去呢?站在高欢身后的贺拔允说,就请高将军作统帅吧。贺拔允是高欢的亲信,高欢回过头来对着贺拔允就是一拳,打掉了贺拔允的一颗门牙,贺拔允捂着嘴,诺诺连声地退到一边去了。高欢气呼呼地指着贺拔允说,天柱大将军在时,你不过是个任人玩弄的鹰犬,大王在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天下大事由大王安排,你竟敢口出狂言,请大王杀掉这个欺下罔上的东西!尔朱兆见高欢这样忠于自己,立即答应将6镇兵户的统帅大权交给他。高欢认为当时尔朱兆喝醉了,怕他酒醒后反悔,马上走出大门向众人宣布这一决定,同时下令6镇士兵到汾水以东集结。完成6镇士兵的编制整顿以后,高欢派刘贵面见尔朱兆说,并州、肆州连年大旱,6镇降户无以为食,每日掘田鼠充饥,长此以往,必生事端,请大王下令,准高将军率降户到太行山以东驻扎,以解温饱之急,吃饭穿衣问题解决之后,再请大王处置。尔朱兆同意了高欢的请求。高欢率众自晋阳东行,在路上夺取了尔朱荣妻子乡郡长公主从洛阳带来的300匹战马。
  慕容绍宗是尔朱兆的长史,他听说高欢做了6镇降兵的统帅,马上面见尔朱兆说,现在四方都不安静,人们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说不定什么时候背叛大王。更何况高欢有雄才大略,手中又掌握那么多的军队,绝不能让他做这个统帅。尔朱兆手下的人接受过高欢的黄金,纷纷站出来为高欢说话。有个人对尔朱兆说,慕容绍宗与高欢不合,是在借机诋毁高欢。尔朱兆十分生气,下令把慕容绍宗关押起来。
  乡郡长公主面见尔朱兆,哭诉被高欢劫持经过,尔朱兆方知中了高欢的苦肉计,急忙将慕容绍宗放出来,向慕容绍宗陪礼道歉,亲自率军追赶高欢。这时,高欢大军已过了漳水。上游洪水奔腾而下,漳水暴涨,河桥崩塌,尔朱兆追兵无法过河。高欢隔河向尔朱兆下拜说,我借公主战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防备山东强盗。大王听信长公主的谗言,亲自率军追赶我高欢,如果不是担心降户叛乱,我真想冒死过河向大王陪罪。听了高欢这番话,尔朱兆一时语塞,说自己不是率军追赶,而是来见个面。说罢解去甲胄,轻马渡河,来到高欢中军大帐,解下佩刀,递给高欢,伸出脖子,让高欢砍自己的脑袋。高欢大哭说,天柱大将军去世后,除了大王,谁还是我崇敬和追随的人呢!但愿大王千万岁,给我效力的机会,要不是他人离间,大王怎么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尔朱兆把刀扔地上,下令杀死一匹白马,与高欢盟誓修好。高欢留尔朱兆宿住饮酒。尉景埋伏甲士,想杀掉尔朱兆。高欢抓住尉景的胳膊阻止说,杀了尔朱兆,其党羽必然聚集兴兵报仇。我们兵饥马瘦,哪能同他们作战?如果各路英雄乘势而起,那危害就更大了,不如暂且放过他,尔朱兆虽然骁勇,但凶悍无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第二天,尔朱兆过河回营,又召高欢过河叙话。高欢正要上马过河,被孙腾拦住。尔朱兆见高欢违邀,立马对岸,破口大骂,率军返回晋阳。尔朱兆的心腹念贤,率领降户家属单独驻扎。高欢找念贤叙旧,赞美念贤的佩刀铸造精美,念贤放松了警惕,高欢趁机拔出念贤的佩刀,将念贤杀死。降户家属欢声雷动,感谢高欢杀死念贤,为降户报仇雪恨。
  高欢对部队要求非常严厉。大军过太行山东行,高欢下令,军卒将校不得践踏百姓庄稼,经过麦田时,高欢总是牵着马步行,唯恐损坏了小苗。他训诫部属尊重当地习俗,不得掳掠百姓,骚扰地方。百姓见高欢号令严明,称赞高欢治军有方,秋毫无犯。
  (资料来源:《魏书》、《北齐书》、《资治通鉴》)  (景县 邓文华)
推荐阅读
关键词:高欢

游天下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旅途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