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天津北站1903年建成 为满足袁世凯乘火车出行需要

天津北站1903年建成 为满足袁世凯乘火车出行需要[墙根网]
  一位市民在天津北站木质天桥前,拿着手绘的天津北站的画,拍照留念。车站里的木质天桥有着100多年的历史,吸引了很多市民前来参观。
天津北站1903年建成 为满足袁世凯乘火车出行需要[墙根网]
  李女士拿着自己1984年旅行结婚时在天津北站门前的留念照片。
  4月1日,百年老站天津北火车站,停止客运业务,将不再有客车经停。同一天,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北京的石景山南站。随着高速铁路和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不少老火车站的功用逐渐退化,陆续和我们告别
  3月31日晚,6451次列车抵达天津北火车站,完成它与这座老站的告别之旅。乘客们交换完彼此的生活琐事以及对车站的怀念后,默默走下车。晚上9点50分,最后一位乘客出站,车站的电动门关上。自4月1日起,天津北站停止客运业务,将不再有客车经停。
  北京到天津北的6451次普速列车全程133公里,历时3小时37分钟。在这辆绿皮车上,车厢是老样子:座椅还是绿色,窗户能打开,车厢间设有吸烟处。车厢里,没有乘务员推着小车卖零食或推销小玩意儿,乘客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大家常在车厢中碰面,彼此都觉得眼熟。
  两位本不相识的中年父母就是在这趟列车中逐渐熟络起来的。他们都来自天津,各自的儿女都在北京生活。每周母亲都要去学校给在北大上学的儿子送换洗的衣服,而那位父亲则每周都要去给已经工作的女儿送饭菜。这趟列车全程票价8.5元,而京津城际高铁二等座的票价是55元,在他们看来,省下的钱能给孩子做3天的饭,或是多买点水果。
  1903年建成的天津北站,位于京山、津浦两大铁路干线交会处,曾经是天津四大火车站之一,天津铁路枢纽的咽喉。当年建站是为了满足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乘火车出行的需要。
  站内,为方便旅客在站台间来往,还修建了一座横跨三座站台的木质天桥,它是当时中国铁路车站中最豪华也是最早的天桥,一直使用至今,有多部以清末民初为时代背景的影视作品在此取景。时至今日,车站的老员工们还总向别人说起:“刘德华来拍过戏,那时我们还帮着维持秩序。”
  几十年前,天津北站几乎就是城市的中心,据家住北站附近的李建新回忆,她小时候,铁路合作社、铁路医院、新华书店、北宁公园等,都建在北站附近,“一下火车我就能走到城市的繁华之中”。
  规模最大时,车站员工多达1000多人。在天津北站外经营一家小卖铺的郭师傅说:“光是卖东西的就有200多人,广场上甭提多热闹了。”曾经帮着火车站经营旅店的史先生回忆道:“几年前,旅店有七八十张床,一张床一天能卖出3次,你说这车站人多不多。”就连站外卖了多年大饼鸡蛋的老张也感叹:“那时一天能卖出五六十套,早早就能收摊。”
  今天的北站在新建的立交桥、高楼边上并不显眼,可它承载着不少人的回忆。北站就是铁哥的记忆罗盘:“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夏天的晚上,爸爸妈妈带着我在北站玩耍,看那些来来往往的冒着烟喷着气的火车头和长长的列车。”铁哥在天津北站的广场上学会骑车,从那里出发第一次独自去上海串亲戚,就连和女朋友的初次见面也是在站前广场……
  为了再看看经过的列车,3月29日,家住车站附近的李女士尽管腿脚不便,还是坐着轮椅来向天津北站告别。她们还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女儿、女婿旅行出发前在北站的一张合影。“有10年时间我和老伴儿往返于天津和广西,都从这里上下车。女儿旅行结婚也从这里出发,外孙女上大学也是从北站走的。”
  随着天津站和天津西站的改扩建、天津南站的通车以及高速铁路的发展,天津北站的列车越来越少,客流量逐步减少,附近一家旅店的入住率也下降了30%~40%。在火车不断提速的时代,天津北站确实有点儿“跟不上趟儿”了,那些绿皮车也显得陈旧而笨拙。如今,天津站的规模比天津北站大得多,也更豪华。
  在4月1日这一天,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北京的石景山南站,这座地处北京五环内的火车站始建于1907年,是京原铁路的起点站。但现在的石景山南站主要以货运为主,每天经过的火车有150对,其中经停的客车只有4对。2013年,车站平均每天发送旅客只有12人,它的客运功能已不再重要。高速铁路和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让两点之间的地理距离慢慢“缩短”,对于许多城市而言,不少老火车站的功用逐渐退化。老火车站陆续向我们告别,西安临潼火车站、石家庄老火车站无不是如此。
  天津北站的未来,目前似乎尚无定论。工作人员说,它有可能成为一座博物馆。可更多人还是希望能保留它原有的功能。铁哥希望它能成为专门停靠慢车的小站,让老人们在这里可以方便地上下车,不必在庞大的新车站里东张西望、心急火燎。
  不知何时,站旁一家旅行社已将介绍蓟县农家院旅游的宣传单换下,目的地变成杭州等其他国内城市,甚至是出境旅游的介绍。火车站的售票处已停止了售票业务,旁边新开的火车票代购处挂上了牌子。
  此刻,除了立交桥上的汽车和疾驰而过的城际列车,似乎没什么能打破这里的宁静。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这座老火车站显得渺小,只有尖顶上的钟楼,指针还在走动。
推荐阅读
关键词:天津北站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